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中文网 > 日月同辉

第280章 绯闻

日月同辉 | 作者:乡村原野 | 更新时间:2019-02-11 21:10: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时代方舟大汉昭烈帝首席的独宠新娘总裁老公,太撩人!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伏天氏逆剑狂神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
  再说李菡瑶,下了松山,到德政路逛起街来。一逛逛进了郝凡新买的绸缎铺子,假郝凡已经在等候了。两人迅速交换了身份,李菡瑶重新变成郝凡。

  她刚走了一步好棋,心情愉悦,便和胡齊亞去真真羊肉馆去吃羊肉,顺便听些街谈巷议。——那些老字号的酒楼、茶肆的闲谈,最能体现市井风向。

  真真羊肉馆在乌仁巷,是个大四合院,正屋三层楼,楼梯设在外面,以游廊形式回旋延伸而上。

  李菡瑶进院后,目光一扫,便将格局看清了。她猜想,二楼三楼定是雅间,若为了清净,该去楼上才对,然她这趟来不仅为了吃,还为了听街谈巷议,那自然坐在楼下大堂更合适。——大堂的喧嚣,她站在院中都听见了,并从嘈杂鼎沸的人声中捕捉到三个字“李菡瑶”。

  竟是在议论她的闲话?

  这下,她非去不可了!

  当下,两人举步向大堂走去。

  廊下门口站着一伙计,见来客了,忙躬身打起帘子,唱戏似的吆喝“客官请进——”

  李菡瑶便施施然进去了。

  进去后,一股热浪夹着声浪扑面而来,更有肉香味往鼻子里钻;再一瞧——嗬,人真多!各式灯笼将大堂照的亮堂堂,却又被各桌上羊肉羊汤散发的腾腾热气笼罩,客人们仿佛坐在雾中,吃着、喝着、叫着、笑着!

  门内也有一伙计,迅速把她和胡齊亞一打量,见他们穿戴不俗,早已堆起一脸的笑,哈腰道:“这位公子爷,楼下人多,吵得很,不如去楼上雅间。”

  李菡瑶抬手道:“不必!爷就喜欢听热闹。”

  伙计忙道:“好嘞!”说罢将李菡瑶二人引到靠墙一桌,问:“二位客官,要点什么?”

  胡齊亞见李菡瑶坐下,也不问有什么菜,也不点菜,只顾把两个眼睛扫视附近,一副专注倾听的模样,忙对伙计道:“各样菜式都来一份,还有酒。”

  伙计忙答应着去了。

  胡齊亞这才在李菡瑶旁边坐下,一眼瞄见李菡瑶脸色不对,忙顺着她目光看过去,再一听——

  “李菡瑶身高一丈……”

  “第一凶神恶煞女大王!”

  “抢了江南第一才子……”

  “抢了四五个男人……”

  人们肆无忌惮地想象李菡瑶,猜测她为何造反:鉴于她有江南第一才女的名头,这想象带了香艳的味道;又鉴于她要娶夫的宏伟志向,这猜想又带有惊世骇俗的叛逆……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说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他们用李菡瑶的闲话下酒、佐兴,火热之极。

  李菡瑶已经听得呆了。

  她如此娇美秀丽的江南女儿,怎么就成了身高一丈、凶神恶煞的女大王了?还有,她哪有抢男人!

  这些人,满口胡言!

  胡齊亞低声道:“少爷……”

  李菡瑶瞅了他一眼。

  胡齊亞忙识趣地闭嘴。

  李菡瑶再不惧人言,此时也觉得郁闷。若她是个寻常闺阁女儿,怕不要老羞成怒;不过她非一般闺阁女儿,她是李菡瑶,不会躲着哭。她深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管这谣言是怎么起的,她此时都不能站出来替“李菡瑶”辩驳;堵不如疏,最好引导风向!

  于是,她大声道:“胡说!”

  堂上一静,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看向李菡瑶这桌,隔着热气看清是个少年,“嗡”一声炸开了。

  “怎么胡说?”

  “你是谁?”

  “我可没胡说。听谁谁谁说的……”

  ……

  李菡瑶站了起来,昂然四顾道:“在下是从江南来的。那李菡瑶长得不知多么花容月貌,谁说她凶神恶煞?她也没抢男人,她有心上人——她和王相梁大人的儿子王壑一见钟情、情定终身。所以她才不愿入宫,诈死逃走;她造反也是为了王家、为了王壑……”

  胡齊亞:“……”

  众人七嘴八舌问:“你打哪儿听说的?”

  李菡瑶道:“江南哪。”

  有人道:“我怎么没听说?”

  李菡瑶道:“你什么时候来得京城?早来了?那就对了,我是刚来的,江南都传遍了!”

  有人问:“他们什么时候情定终身?”

  李菡瑶道:“李姑娘选婿的时候。听说李姑娘定下三关,有两关是下棋,那王壑棋艺高超,便去替忠义公府的方少爷闯关……就在那时候,他们一见钟情了。”

  这消息比之前的更香艳、更令人们感兴趣,大家并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纷纷追问不休。

  李菡瑶尽情描述。比如:李姑娘为了王壑茶饭不思,得了相思病——恰在这时,伙计把他们点的菜都端上来了,李菡瑶一手抓着一大块羊排啃着,一面演说她是如何为了王壑茶饭不思,形销骨立。

  胡齊亞:“……”

  你这胃口,是茶饭不思?

  这不是造谣嘛!

  还是自己造自己的谣言。

  除了胡齊亞,附近还有一桌的客人神情异常——也是一主一仆,正是王壑和张谨言。

  张谨言有些庆幸,有些心虚,还有些对表哥的歉意,因为他才是跟李菡瑶有暧昧的那个人,这黑锅却被表哥给背了,他可不是庆幸又心虚,还歉意!

  王壑则有些心虚,有些窃喜,还有些愠怒。心虚是因为李菡瑶说中了事实。他低头拼命吃羊肉,心想“外面竟都传开了吗?他们是怎么知道的?”纳闷之余,又有些欢喜,他并不介意与李菡瑶牵扯。当李菡瑶说的与事实有出入,他便愠怒了,恨不得站出来辩解:不是这样!

  李菡瑶正说到自己失踪后,王壑是如何的悲痛欲绝、在山巅徘徊,差点要轻生——可见少女怀春,大同小异,强悍如李菡瑶,也脱不了这些风花雪月。

  王壑不乐了——他是伤心欲绝,可是他怎会轻生呢?他是那么没用的人吗?这简直胡说!

  他必要替李菡瑶报仇!

  他还有一事纳闷:他敢说自己钟情李菡瑶的心思,除了李菡瑶自己,连观棋都不一定知晓。

  这其中,定有蹊跷。

  有两种可能:其一,昏君为了给王家安一个罪名,故意编造他跟李菡瑶勾结,借着李菡瑶造反的事端,将王家诛灭。其二,非常人行非常事,这是李菡瑶故布迷雾。

  第一种可能很正常。

  第二种就有意思了!

  王壑觉得心中激情涌动,双目炯炯放光。他见李菡瑶那桌只主仆两人,还算宽敞,心下一转,遂对谨言道:“走,过去。”说罢率先起身走过去。

  张谨言忙也跟了过去。

  他觉得表哥气疯了。
日月同辉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riyuetongh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爱罗的超能力老父亲带着小城回史前九焰至尊一个人类的旅行待我有罪时枕上甜妻:七爷,悠着点经济咨询所天价宝贝:爹地,超给力!抗战之老子是土匪唐朝生意人
<------!百度统计--------> <------!百度推送--------> <------!360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