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头狼

3065 风烛残年的老人

头狼 | 作者:寻飞 | 更新时间:2020-01-29 14:06: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片刻后,我惴惴不安的走进朱文所在的重症监护室。

  刚一进门,一股子沁人心田的花香味瞬间扑鼻而来。

  我『迷』『惑』的抬头观望,整个房间并不算太大,大概也有二十多平米左右,没有我想象中各种“嘀嘀嗒嗒”『乱』响的高端医疗器材,更没有一个风烛残年老人躺在病床上等死的画面。

  屋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很病床完全迥异的硬板床,有点类似鸡棚子和军营里那种上下铺,只不过是锯短了半截,一个原木『色』的床头柜,病床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四十多寸的『液』晶电视,门口正对面的窗台上摆着几盆怒放的鲜花,屋内的花香味正是从那里发出的。

  一个头发灰白,瘦瘦巴巴的老人正坐在床沿盯着我上下打量,商『露』站在老人的旁边,俯身低语几句什么。

  唐欢告诉我,朱文大概在七十岁左右,可看面前的这位老者好像岁数更大,虽然看起来精神很萎靡,但怎么也不像一个随时可能断气的重症患者。

  他穿身草灰『色』的睡衣,一脸的鱼网纹,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可能是因为口中没有几颗牙了,所以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不挂太多的喜怒哀乐,仿佛是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迟疑不到五秒钟后,我深呼吸两口,走到老人面前,低声自我介绍:“朱老您好,我叫..”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只想知道阿仝是怎么没的。”老人声音异常干哑,就像是喉结里含着口粘痰吐不出来一般,听着非常的难受。

  话音落下,他扶着床头站起来,那双木然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阴冷,明明比我矮半头,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却有种俯视他的错觉。

  “他的死,我难辞其咎。”我顿了顿,再次将后腰佝偻,话说到一半时候,我猛然完全膝盖,一头跪在他面前,低声道:“我知道以一个凶手的身份,跟一个老来丧子的父亲对话确实不合适,但有些东西,我必须跟您面对面说出来。”

  膝盖磕在冰凉凉的地板上,很硌得慌,我的心情比膝盖还要硌得慌,说罢那句话以后,我没有抬头,只是盯盯看着老头脚上那对再普通不过的棉布拖鞋。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悄然流逝..

  房间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到商『露』很低沉的哽咽声和老头像是老款风机一般不太均匀的喘息声。

  就在我感觉两条腿都已经麻了,快要捱不住的时候,老头重重叹息一口:“起来说吧。”

  我昂头望去,他那张布满深深浅浅皱纹的脸颊此时已经泪如雨下。

  “朱老,我承认掳走小朱是我所为。”我慢慢爬起来,整理一下语言后,开腔:“但我的本意并不是想让他死,而且我当时真不知道他的身份,当时我们和您在yang城维多利亚的分店斗的如火如荼,我根本没来得及去思索这些。”

  老头紧绷着脸打断:“说主题。”

  “我现在说的就是主题。”我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后,沉声道:“这两天我将整个事件前前后后琢磨一通后,才发现从小朱出现再到他身亡,整个过程可能都是武旭和他背后的团队在捣鬼,首先我不可能平白无故注意到小朱,想来您一直隐藏他的身份,也是希望他平平安安,可他仍旧用扎伤我最好兄弟的方式跳入了我的眼帘,这一点我曾问过小朱,他说一切都是武旭授意。”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停顿下来,想看看他的反应。

  老头『舔』舐嘴唇上的干皮“嗯”了一声,总结道:“阿仝从小顽劣,嚣张跋扈,这一点我一直都清楚,可能都不需要小旭挑唆,旁人随随便便跟他讲几句你有多了不起,他自己就会生出要跟你这样的人斗一下的心思。”

  “小朱进入我视线后,我肯定会针对他采取措施,再加上他隐隐约约的身份,我大概猜出来他在维多利亚很不简单,如果用他做要挟,可能会迫使武旭和贵酒店退出yang城,这一点虽然我的方式不对,但我的立场没问题,您是老江湖,肯定比谁都明白,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的道理。”我喘了口气,继续道:“所以我设计绑架了小朱,就在我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时候,武旭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才知道我的这点小计划原来都被他看在眼里,而他的目的只是借我的手,除掉小朱。”

auzw.com

  商『露』哽咽的打断:“证据呢?”

  “小朱死的当天,我两个得力干将被杀,动手的是吴恒!”我揪了揪鼻头道:“吴恒和武旭应该达成了某种协议,他利用武旭隐藏自己,挖出来我的人,武旭利用他当侩子手,对我施展暴风骤雨一般的袭击,与其说小朱是死在我手里,倒不如说他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吴恒?”老头侧头看向商『露』。

  商『露』点点脑袋,小声呢喃:“就是我刚刚跟您说的那个人。”

  老头鼻孔往外“呼呼”喷着热气,直勾勾的盯着我:“你说的这些全是自己凭空猜测,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我可以让武旭自己亲口承认。”我掏出手机道:“他弟弟武侯被我朋友抓了,想要保住武侯的命,他肯定得实话实说。”

  “呵呵呵..”听到我的话,老头突兀咧嘴笑了,本就不多的几颗牙齿,显得摇摇欲坠:“你抓了武侯,我是不是理解成,你在通过这种方式强迫小旭必须按照你说的办,否则你就会撕票。”

  “啊?”我被问的一愣,随即马上补充道:“不是这样的朱老,武旭根本不知道我要来见您,更不会清楚我问他这些干嘛,我跟他可以像正常聊天一样对话,您听着就可以。”

  “唉,你高看了自己,低看了小旭。”老头长吁一口气,摇摇脑袋道:“你打吧。”

  我立即拨通丁凡凡的号码:“凡哥,我要跟武旭对话,你想办法帮我运作一下。”

  “等一会儿吧。”丁凡凡很给面子的没有多问任何。

  结束通话以后,老头兴趣索然的将目光从我身上抽走,扭头看向商『露』唠家常一般轻问:“你父亲还好吗?”

  “挺好的。”商『露』点点脑袋,欲言又止的呢喃:“朱叔叔,您不怪我和..我和阿仝吗?如果不是阿仝,您也不会被软禁在这里。”

  “自己造的孽自己偿还,本来就是天道轮回的一部分。”老头眼皮微微向下耷拉,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商『露』听一般的呢喃:“阿仝渴望当家做主,我也盼着他能把维多利亚发扬光大,但他的能力和智慧太浅薄了,很早以前我就说过他,想要成大事儿就必须把眼睛睁大睁圆,他终究还是没有听我的,我告诉过他很多遍,人的眼睛是由黑白两部分组成的,却只能通过黑的部分去看东西,因为人生必须透过黑暗,才能获许光明,这个傻孩子,为什么总是那么着急啊..”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老头已经泣不成声。

  “对不起朱叔叔,我应该劝他的。”商『露』搀扶老头的手臂,同样哭的梨花带雨:“当初他就不应该听武旭的,武旭骗他说只有他自己什么事情亲力亲为,将来才能管理好酒店,现在看来,武旭就是为了架空您,然后再除掉他,呜呜呜..”

  听着他俩的对话,我也后知后觉的看明白,老头被关在这里“生病”,十有八九是他那个私生子“小朱”和武旭的一手『操』作,对此老头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只是装聋作哑而已。

  毕竟虎毒不食子,在每一个爹妈的眼中,孩子可能永远都只是个孩子。

  我不尴不尬的杵在旁边,像个局外人,又像是个当事者,听着他们爷俩断断续续的叙说,同时等待丁凡凡给我回话。

  几分钟后,老头抬头看向我问:“你叫什么?”

  “王朗。”我咬了咬嘴皮回答:“朱老,我知道您此刻肯定对我恨之入骨,说实话,我也无比自责自己的愚蠢,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算打烂自己脑袋,也照样无法挽回,您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自首,为狱中为自己的过失忏悔,我也可以..也可以..”

  我犹豫片刻后,下定决心:“我也可以代小朱之责,为您百年之后养老送终,可能在您看来,我说这一切都是为了逃避责任,但事实是来上上京的路上,我已经把家里该安顿的都安顿好了,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无论您信不信,这次选择来见您,我既是为了澄清,也是为了赎罪...”
头狼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toul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