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威武不能娶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我也去

威武不能娶 | 作者:玖拾陆 | 更新时间:2020-01-29 12:47: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闻言,蒋仕煜的手在齐旦的肩膀上重重按了按。

  他的确繁忙,若非顺路,他可能都没有办法来探望受伤的守将。

  他也同样无奈,原本该劝说齐旦好好养伤,但现在却不行。

  缺人、缺将,大战当前,无论是兵还是将,除非动不了了,否则该顶上去还是得顶。

  今日,雍安门打退了西凉军的进攻,但他们并没有破坏庞登的攻城车与投石机,这些攻城武器的威力依旧在,待明日卷土重来,他们一样是苦手。

  而且,庞登能运抵一辆,就能运抵两辆、三辆,后续会有更多的攻城车、投石机、箭塔、弩炮出现在京城十二座城门之外,而京中防御兵力却只会因战损而越来越少。

  现在难,之后更难。

  京城守军所能做的,就是拖,死死拖住西凉军,拖到驰援赶到,里应外合。

  算算日子,从圣上应允北地军入关,圣旨传到北境,顾云宴点兵南下,骑兵队跑得再快,恐怕也还要十天半个月。

  京城,必须得守到那个时候。

  蒋仕煜出了医馆,匆匆赶到顺天府,安排之后的防御事务。

  庞登没有让他们喘息太久,天色暗下来时,趁着今夜无月,云梯怼到了雍安门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

  程言之守着雍安门,在一阵阵号角声中,指挥着兵士们防御。

  蒋仕煜闻讯赶来,确定攻城车的位子之后,大量的守军被调到雍安门,其他城门亦不敢放松警惕,以防庞登声东击西。

  这一次,直至天明,庞登才退兵。

  一连数日,庞登时而攻、时而围。

  无论白日黑夜,京城百姓都会听见战鼓号角中的厮杀声。

  受伤的兵士越来越多,挤得医馆都不够用了,绍方德征调了客栈、酒肆、甚至是花楼,反正现在也没有宿夜的客人,官府按人头给钱,先安顿了再说。

  而遇难的将士遗体,亦是日渐增多。

  亲人在京城的,自家领回去安置,亲人不在的,官府只能先烧了。

  义庄都在城郊,哪怕城里有,也装不下了。

  虽入秋了,但这么多遗体委实搁不了太久,怕一个不好引起疫病,那不用等庞登攻破城门,京城里自己就完蛋了。

  亦有寻不回来的遗体,摔下城墙去的,与西凉军的尸体混在一块,守军无法开城门收殓。

  如此战况下,京中有人日夜心慌,也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帮忙。

  妇人们没日没夜的赶针线,医馆里药杵、石臼不够用,有百姓从家里搬了打年糕的石臼来,将就着用了,街口支起了大锅,煮水做饭,为了大伙儿经过时能喝上一口水,让躲进城里的京郊百姓们能有口饭吃。

  他们把这些细细碎碎的事情做得越多,官府衙门就能空出手来去做其他更紧急的事儿。

  绍方德从六部衙门回顺天府,小吏们都调走做事了,他和师爷骑着马,被一个老大娘一人塞了一只鸡蛋。

  那鸡蛋还是温的,握在掌心里,却比火还热。

  这几天,绍方德顾不上刮胡子,整张脸邋里邋遢的,除了一身官服,谁还认得出这是顺天府尹大人。

  他就坐在马上,牵着缰绳,一面往前,一面握着鸡蛋,眼泪不住往外涌。

  师爷扑在马背上,吃着鸡蛋,嚎啕大哭。

  两人哭到了顺天府门口,擦了把眼泪,跳下马奔进了大堂。

  老百姓送他们鸡蛋吃,他们得替这些百姓把城守住。

  施幺拉着板车,上头堆了不少鲜艳的布料,一条胡同一条胡同的走,拿料子与人换皮料,不论软硬,不论新旧,是皮革、能用来缝甲衣的就成。

  他们几个兄弟看着都是身强力壮的,也不怕有人趁乱闹事,客客气气与人换。

  有不少人家拿了皮料来,却不肯收布。

  也有一些先前观望的,这会儿也坐不住了,把家里压箱底的货色都搬了出来。

  守军如此艰难,他们这些私藏的东西留着,难道等破城后给西凉军搜刮去吗?

  许七的脚底板起了好几个泡,一落地就痛,他也不管,拿着细针挑破了,痛得直抽气,还给兄弟们鼓劲儿。

  “袁哥定了亲的念夏姑娘,那叫一个厉害,”许七道,“我那天看她从城墙上下来,半身都是血,全是西凉兵的,听说,她一脚就把好几个贼兵踹下云梯,跟串糖葫芦似的。”

  这是瞎吹,可吹牛谁不喜欢呐?

  施幺乐得不行,道:“那完蛋了,袁哥可能都挨不住一脚。”

  说完,他龇着牙看许七:“你明天真要上城墙去?去打西凉兵?”

  “那可不?”许七道,“我都报上名了,要上去杀他个片甲不留。怕什么?咱们当初在宁县,那也是一拳头一拳头打出来的,我比不上袁哥,但也不是花拳绣腿。”

  施幺笑了笑:“我也去,偷偷报的名。”

  他个子小,长得也不严肃,看起来跟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似的。

  施幺怕守军不要他,大言不惭说自己杀过人,唬得守军看了他好几眼。

  最后,那守军估计也没信他的信口开河,看在他胳膊上有些肌肉的份上收下了他。

  再者,实在太缺人了,有胆子上的,比没有强。

  这么一问,竟然有七八个都悄悄报了名。

  施幺提了两坛子酒来,自己先仰头喝了好几口,道:“都别死在上头,我们还没有吃过袁哥的喜酒呢,好不容易把新房给袁哥刷出来,没有看到他娶新娘子,黄泉路上都亏。”

  “出息!”许七哼他,“我还要喝五爷的喜酒呢,我们跟了五爷这么多年,连他娶谁都不知道,这黄泉路,我才不走呢!”

  “对,不走!”施幺点头,“我们五爷这么厉害,肯定能娶个一样厉害的媳妇。等打退了西凉军,我寻听风问问?听风做媒老厉害了,让他给我们五爷牵条线,我估摸着就能成。”

  “牵谁?”一众人问他。

  施幺撑着下巴,拍着大腿,道:“郡主!我看郡主就挺好的!五爷跟小公爷是过命的交情,多好!”

  好不好,成不成的,他们吹牛都没吹完,只听嘹亮的号角声又响了起来。

  他们赶紧扔下了手中东西,冲出了院子,循声而去。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weiwubunenq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