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中文网 >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第四百零一章:女土匪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 作者:李不言 | 更新时间:2019-01-11 22:50: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九幽天帝三界红包群亲爱的首席大人我家太子妃超凶的重生之异能军嫂校园女特工斗破之无上之境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恰似寒光遇骄阳
  因苏慕出差在外,即便是沈清生病,也未将将孩子送回总统府,二人回到清幽院,陆先生叮嘱自家爱人不要向宝宝那方靠拢,以免传染,沈清虽不会怎么照顾孩子,但对于这方面的常识多少知晓。2月1日,离2013年春节还剩八天,沈清因感冒被陆先生勒令在家休息。

  这日晚间,陆先生将儿子交给月嫂,整夜悉心照顾自家爱人,清幽苑一众佣人言语自家先生不公,哪个家庭不是以孩子为重?

  而陆家,却恰恰相反。

  这日晚间,陆太太同陆先生讨论工作事宜,三句不离身体没什么毛病。

  陆先生虽不悦,但也知晓年关将至,各行各业此时正值忙碌之际,放了心。

  不过是清晨出门时,将自家爱人里里外外包裹严实,往日里不愿的人此时却半句怨言都没有,任由陆景行给她套上毛衣羽绒服,围巾,将她裹得活像个一百八十斤行动不便的胖子。

  进了公司,章宜见着沈清半晌都没缓过劲来,别说是章宜了,秘书办其余成员何尝不是?

  身后隔间,有人悠悠问了句;“老板、你是要去南极吗?”

  首都寒气逼袭,确实是冷。

  可、、、、大厦空凋开放,室内标准温度25度,不至于冷成这样吧?

  老板今日穿成这样出来,实在是、、、、、惊悚。

  沈清无视众人不解的目光,越过秘书办推门进了办公室,随后进来的章宜见沈清开始取了围巾,丢在沙发上。

  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

  甚至扯了扯身上黑色高领毛衣,但最终没动作。章宜笑问;“你要不要把你的雪地靴也脱了?”

  穿成这样在办公室,热不热啊!

  沈清闻言,白了她一眼,后者笑意浓浓,但却颇为隐忍。章宜想,不用想也知晓这是谁的杰作,沈清即便是再冷,顶多也是衬衣外面套件羽绒服,可今年、还没下雪呢!毛衣、羽绒服、雪地靴、齐上阵。

  这阵仗,够吓人。

  “休息间柜子里有你的衣服,你要不?去换换?”章宜开始给人出谋划策。

  “上午九点有场会议,十点媒体采访,下午一点有场会议,三点与高董会面,四点见外贸部官员,六点与工商部官员吃饭,你确定……。”说着,视线从沈清身上从上到下扫了一遍,继续道;“要穿成这样去跟人家见面?”

  后者面色凉凉,未曾应允章宜的话语,反倒是用行动表明了。

  确实是不妥。

  工作场所,即便形象还得注意。

  这日上午,沈清从今公司开始转身投入了工作,连日来,她与沈南风的工作都是分开的,应酬,会议,二人绝不浪费在同一个时间点上。

  许多会议,沈南风决断。

  许多应酬,沈南风前往。

  而沈清,除了一些必要的应酬与回忆,似乎许多事情都落在他肩头。

  整整一日,二人未曾在公司碰面。

  甚至连她秘书也未曾见到。

  中午午餐休息时间,沈清将时间挤了又挤,让秘书办一众成员端着午餐进了办公室,而后,一边吃饭一边开了场简短的会议,陆景行来电话时,沈清伸手掐断告知正在会议中,随后男人一同短信过来。询问是否用餐。

  沈清许是没时间跟他叨叨,伸手拍了张照片。

  男人见此,微微蹙眉。

  看着模样,不难看出她此时正在一边吃饭一边开会。

  理解、便不再询问。

  下午三点,与高亦安的见面主要是商讨合作案之事,二人许是都忙,从三点到四点之间掐着时间点而来,见面直奔主题,谁也未曾闲谈半句。

  结束,二人离开。

  这日应酬,虽说是应酬不过是走个过场给众人一些薄面。

  毕竟大家都知晓沈清是谁的爱人。

  怎敢在酒桌上为难?

  不仅不为难,阿谀奉承还不再少数。

  沈清全程静笑不言,除非非得自己开口言语才会说上那么两句话,一场应酬就这么平平淡淡,且还是脱陆景行的福。

  此前在江城,应酬场上喝到吐不再少数。

  如今、倒是借了陆家的名声了。

  应酬结束,离开时,不想撞见高亦安秘书,对方一句沈董将她视线拉过去,回首望之,秘书扶着墙微微晕圈,沈清看了眼覃喧,后者迈步过去将人扶住。

  “喝多了?”覃喧问。

  “一点点,”舒泽答。

  沈清闻言,微微蹙眉,望向覃喧,后者识相,架着人往一旁去。

  这日、沈清站在大厅送走一众官员并未急着离开,反倒耳语交代章宜几句,后者离去。

  这厢,高亦安正坐在包厢端着酒杯与众人侃侃而谈,虽饮酒过多,但未曾想舒泽一样扶着墙出去狂吐。

  即便醉酒,周身风度依旧不减。

  章宜敲门进去,众人视线纷纷落在她身上,只听这位端正干练的秘书望着众人轻言开口;“抱歉,打扰各位了。”

  “章秘书,”高亦安望着来人,邪魅唤了句。

  后者视线落在他身上,一副公事公办模样开腔道;“高董,沈董在等您。”

  她口中的沈董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首都权贵长媳,是这诺达商场唯一一个姓沈之人。

  且还与眼前这位高董有着密切关系,二人绯闻时常满天飞,可本人似乎身正不怕影子斜,全然不将那满天飞的绯闻当成一回事。

  高亦安此时正被一众老鬼缠着脱不开身,往常,郭岩在,二人多年搭档,无论是商场还是酒局自然是配合默契,即便是被灌酒也不至于如此狼狈,自换了舒泽,酒桌之上会向事,但……。酒量确实不行。

  以至于,他多年未曾在酒桌上喝醉的人,今日确实是有些多了。

  高亦安闻言,嘴角笑意下压,望向章宜礼貌回应;“烦请沈董在等等。”

  章宜面色一阵为难,望着高亦安,似是拿不定主意似的。

  站在门口半晌没吱声。

  反倒是酒桌之上那些人识相,开口打了圆场;“我们也喝得差不多了,高董若是忙,便去吧!”

  沈清这夜出来应酬,撞见舒泽,便知晓高亦安也在。

  本不想多管闲事,但见舒泽喝得近乎不省人事,出于人道主义与多年友情,还是多管闲事了一把,尽管她知晓若是媒体捕风捉影,明日他们会出名。

  想了想,代价真大。

  沈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思忖着晚间回去要给陆景行那个小气的男人打打预防针才行。

  这方,高亦安抄起靠背外套,起身,端起酒杯给众人敬了杯酒,算是致歉。

  出包厢之前,眼前人身子端正,看不出任何醉酒的姿态,可以出了包厢,伸手撑上墙壁才不至于站不住。

  章宜见此,伸手将人扶住。

  许是知晓自己醉酒,没有推脱。

  “很少见到高董喝成这样的时候,”章宜扶着男人前行时轻声言语。高亦安的酒量他是见识过的。“今时不同往日,”高亦安话语轻嘲。

  这夜、沈清将半醉之人送回住宅。

  路上,徐涵开车。

  二人坐在后座,沈清目光平平,高亦安闭目养神,冬日里,暖黄的路灯照耀下来也未能让人感到半分温暖。

  沈清平淡开口;“以前没见你这么拼命。”

  后者闻言,眉头微蹙,但眼帘未睁。

  高亦安的沉默让车内气氛陷入逼仄,沈清静静坐着,也不在开口言语,直至车子行驶进他公寓楼下时,男人才轻启薄唇嗓音微沉;“过年回江城?”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沈清一愣,望着高亦安久久未回过神来,直至男人伸手欲要推开车门,她才清应允了声,“恩。”

  后者闻言,未曾回应,仅是推门下车。

  这夜、沈清回归清幽苑,未见陆景行,询问之,才知晓陆先生与一众内阁成员在楼上书房议事。

  沈清点点头,并不想上前打扰,本意是要上楼休息的,只听南茜在道;“小少爷在先生手上。”沈清闻言,顿住步伐,略微疑惑望向南茜,纳闷儿道;“不是在开会?”“晚间闹的厉害,月嫂哄不住,先生便抱去了。”

  当沈清推开书房门时,便见里头如此场景,男人坐在沙发首位,中间茶几搁满了资料,众内阁成员人手一本笔记本,有人低头敲击,有人低头望着眼前资料言语。

  男那女女均是脱了身上工装搭在沙发背上,俯首作业的场景看起来好不状况。

  而陆景行,一手抱着小家伙,一手在前面笔记本上敲击着什么,不时单手停下拿起搁在一侧的资料翻开,不时拿起钢笔在资料上做记号。

  但无一例外的是,众人声线较低,甚至是刻意压低。

  小家伙躺在自家爸爸怀里昏昏欲睡,陆景行身上黑色工装此时盖在小家伙身上,搂着人的手轻轻拍着小家伙背脊。

  即便是与人言语,也未曾停下。

  似是在哄着孩子睡觉。

  沈清将眼前景象净收眼底,而后伸手,敲了敲书房门,众人听闻声线纷纷朝门口行注目礼,见是陆太太,似是了然,继而纷纷低头继续办公。

  总统府内阁成员自是不像他人那般八卦,比起陆太太,此时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陆景行见沈清来,抱着小家伙起身朝门口而去,沈清伸手带上书房门。

  “回了?”男人柔声询问,靠近沈清之时不忘嗅了嗅,似是在嗅她是否喝酒。

  “我来吧!”她伸手,欲要接过小家伙。

  病了一日,被隔绝三天,如此病好,似乎也不该那么讲究了。

  陆景行此时应当是很忙的,伸手将昏昏欲睡的小家伙递给沈清。

  不过是才一到沈清手上便开始哼哼唧唧的。

  陆景行附又伸手将人抱了过来。

  柔声轻哄着往卧室去。

  将小人儿放在床上,花了些时间哄睡着了才起身离去,起身时陆景行的外套依旧搭在小家伙的被窝上。

  许是有父亲的味道才能睡的安宁些。

  沈清见此,低低徐徐问道;“能不能把你外套拿开?”“拿开会醒,”陆先生已经验证过了。

  “那你该戒烟了,”沈清一语道破。

  不戒烟难不成还想让儿子成天吸他的二手烟不成?“今天就两根,不多,没烟味,”男人笑答,俯身亲了亲自家爱人唇瓣,似是在证实自己所言属实。

  “别再卧室吹头发,动作轻些,在醒了可得你来哄了。”

  说着,沈清似乎还听见男人一生微叹。

  他确实是叹息了。

  只因、忙、实在是太忙。

  年关将至,国家要向人民群众交一副满意的答卷,要准备新年致辞,要整理军部事宜。

  还得抽时间陪老婆孩子。

  实在是忙。

  这日、沈清入睡前陆景行未曾回来,直至第二日醒来时,身旁依旧没男人入睡的痕迹。

  沈清是在小家伙的哭闹声中醒来的,清晨醒来许是饿了。

  才哭闹两声,房门被敲响,抱着哭闹的小家伙起身开门,奶妈站在门口轻声道;“每日晨间这个时间都会吃一顿,我抱去喂喂。”沈清伸手将小家伙交给奶妈,而后转身回到窗边伸手挑开了窗帘,望去,黑压压一片。

  冬日里的天本就亮的晚,更何况是下雨天。

  这雨、断断续续下了一星期有余了。

  昨夜晚间,沈清归来时,因陆景行工作繁忙,将与高亦安那回事忘到了九霄云外,第二日清晨,果不其然,她与高亦安又火了一把。

  正值早餐时分,章宜电话过来,许是才睡醒,又许是美梦被中断,让她嗓音听起来有些郁闷。

  “你又上头版头条了,”她说。

  沈清一手抱着小家伙一边吃着早餐,此时正端着牛奶往嘴里送,小家伙伸手扒拉着她手中杯子,闻言,动作一顿,险些让他洒了这温热的牛奶。

  “跟高亦安?”她问,一口牛奶咽下。

  “除了他还有谁?”章宜伸了下懒腰,拿着手机从床上爬起来。

  沈清听闻拉开衣柜的声响,在来是听她道;“这都快大过年了,媒体就不能消停消停,万一陆景行因这事儿跟你吵架,你这年只怕是都不好过。”章宜如是想。

  尽管是早就猜想到,但因自己没做措施,稍稍让其有些烦躁。

  “都发生了,你说该如何?”她反问,话语平平。

  那侧闻言,伸手将找出来的衣服甩在乱糟糟的床上。

  想了想道;“年后手中项目开盘,需要大力度宣传,单靠宣传部是不行的,不如?收了?”实则章宜心中早就有此想法,沈清若是立根首都,手中必须握有属于自己的网络势力,这样才能在任何时候做到最好的进攻与防范,毕竟、现如今的产业逐渐往哪个方向靠拢。

  沈清听闻章宜悠悠的建议,瞳孔微缩,对于她的提议似是颇感兴趣。

  沉吟了会儿,而后道;“这事儿、让覃喧去办。”

  可行之事,快到斩乱麻才行。

  “行,”章宜也是干脆利落,话语出来带着些许雀跃。

  那家报社怎也想不到,自己的一篇报道竟然会迎来灭顶之灾。

  这方、余桓拿着手中报纸,站在陆景行办公室门口,迟迟不敢进去,频频将视线落在徐涵身上,后者起先还看了他几眼,可当触及到他手中的东西时,识相的退回原位。

  谁会没事找心塞?

  这送进去,保不齐陆先生的怒火会波及自己。

  小命重要。

  良久,余桓才硬着敲门进去头皮进去。

  果不其然,陆先生在见到报纸上含沙射影的报导时,整个人周身气息骤然下降。甚至是一秒未曾停留伸手掏出手机,欲要拨电话时,随手将东西摔在秘书身上,话语冷沉;“没有下次。”余桓一颤,低垂首战战兢兢开口;“是。”

  余桓识相退出去,陆景行此时即便是分身不暇也会抽出时间给自家爱人来通电话,不然,他这一日只怕是都不好过。

  那方,沈清见陆景行不早不晚的给她来了通电话,知晓是兴师问罪来了,还不待男人发难,便自行开口解释。“昨夜应酬碰到高亦安的,喝多了,顺道送他回家,刘飞开的车。”

  坦白吧?

  没毛病吧?

  许是没想到沈清如此坦白,陆景行一时间竟然被噎住。

  半晌才凉飕飕道出一句;“知道我是来找你兴师问罪了?”“昨天本来想说的,你太忙,而我又忘了,”沈清开口,话语淡淡,算是解释。

  “怪我?”陆先生稍稍有些咄咄逼人。

  沈清静默无言,隔着手机都能猜想到男人一张冷怒的脸。

  “竟然知道媒体喜欢捕风捉影为何不事先杜绝事情的发生?”陆先生的话语半分客气的意思都没有,甚至是有那么几分质问的味道。

  沈清抿了抿唇,继而又道;“只是出于朋友……。”“出于朋友就该跟人家接二连三的闹绯闻?”男人再度反问,话语冷然。

  沈清微微叹息,实在是不想就与高亦安之间的事情吵架,想了想,终究是低头;“我道歉。”往常,沈清必然是不会退让的。

  但许是章宜所言语那般,这大过年的,不想陆景行让自己不好过。

  在来也许是因为与高亦安之间确实是清的跟白开水似的,没什么好争辩的。陆景行闻言,静默了一阵,而后啪嗒一声,撩了电话。

  晚间、盛世集团年会,沈清本该是要出席的,但碍于与高亦安绯闻满天飞在加上陆景行确实是满肚子邪火旺盛,便也不想在去触那个眉头。

  对于家庭与事业之间,这一次,她选择了家庭。

  临行前,章宜换好礼服,见沈清依旧是一身正装准备离开,开口问之;“不去年会?”“孩子在家没人带,”沈清开口,也算是如实回答。“……。”章宜目光落在沈清身上带着疑惑,孩子生下以来,沈清似乎鲜少有因为带孩子的事情而错过某些事情。

  但今日、似乎还是头一次。

  “打个照面在走也行啊!”她开口试图劝说。

  后者摇摇头,继而开口道;“人言可畏。”

  “你以前可从不怕这些,”以前的沈清,即便是外人如何沸腾,她依旧独守一颗心,不被他人所感染。

  如今、却道出了人言可畏这四个字。

  实在是值得深究。

  自沈清入驻盛世集团以来,即便是离开盛世集团,每年年会依旧如常参加。

  今年,是她第一次缺席盛世集团年会。知晓之人,该如何想?

  章宜的劝说不无道理,但、她依旧未去。

  这夜、盛世集团年会,章宜覃喧沈南风悉数到场,但未曾见到沈清。

  身为当家人的高亦安自是发现这点了,但并未开口询问。

  他太懂沈清,所以不问不言。

  这日晚间,沈清回到清幽苑,陆景行尚且未归,此时,她除了抱着孩子进书房工作似乎也没别的事儿可干。

  陆景行晚间回来时,沈清正哄着人睡下。

  男人站在卧室门口见自家爱人轻手轻脚将小家伙放在床中央。

  而后回首望向自己。

  “回了?”她问。

  陆景行望着她的目光谈不上冷淡,但那些许的凉意还是有的。

  这夜,夫妻二人交谈,不似往常那般好言好语,反倒是平平淡淡。

  陆先生告知沈清年关将至,不要在弄出些什么让大家不好过年。

  后者闻言,双手把胸的手不自觉紧了紧,而后点了点头。

  交谈谨以此结尾,陆景行依旧是钻进了书房,这些时日,下班回家带孩子成了沈清的专职。

  2月4日,沈氏集团年会,沈清出席主持大局。

  当这夜在宴会场上见到高亦安时,她心底稍稍有些心虚,至于为何,只怕是因昨夜之事。

  这日、傅冉颜与傅易寒受邀前来。

  因是沈氏集团主场,章宜与沈清自然是周旋在场子中间,反倒是傅冉颜颇为无聊,身旁有富二代前去搭讪,她倒是大大方方跟人撩骚,且二人还相谈盛欢,二人把酒言欢之时险些贴上去。

  远远的,章宜跟在沈清身旁,见傅冉颜如此火爆,不由问了嘴;“不是跟程长官有一腿儿吗?怎还撩骚别人?”沈清望了眼,嘴角微杨;“估摸着是程长官不和她胃口。”

  章宜闻言,想了想,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这夜、沈清分身不暇,原定陆景行会出席沈氏集团年会最终却因他国总理访华而推掉。

  沈清理解,自然不会同他无理取闹。

  这日夜间,沈氏集团年会结束,众人纷纷散去,傅冉颜也去了,且离开时,挽着那个与她相谈盛欢富二代的臂弯笑意融融,看起来这二人确实是……。极有可能发生些什么。

  章宜见此,伸手拉住傅冉颜轻声道;“你别玩儿过火了,回头程仲然弄死你。”

  傅冉颜闻言,轻嗤了一声,伸手抚开章宜臂弯,而后道;“他敢弄死我,老娘就废了他的命根子。”说完,还不忘做了个凶狠的手势。

  章宜望了望沈清,后者无奈开腔;“你别惹事。”

  傅冉颜闻言撇了撇嘴;满脸不爽,但她一直以来便稍稍有些畏惧沈清,对她的话语还是听得上去几分的。

  最终结果是,没当着她的面儿跟富二代走。

  不知的是,沈清这夜才从会场离开,送章宜回家时接到沈南风的电话,那侧话语火急火燎的;“宋总他儿子晚上来参加晚宴了?”“谁?”沈清疑惑,不大认识这号人物。

  “看手机,”那侧话语急切,带着些许烦躁,沈清拿起手机看了眼,而后伸手点开照片,似是有些不确定递给章宜看了眼,章宜惊呼;“这不是跟傅冉颜撩骚的那个二代吗?”

  “出什么事儿了?”鲜少见沈南风火急火燎的时候,沈清开口问道。

  “人家离了会场就被人断了腿,宋总找我这儿来了,要讨个说法,”那侧话语落地,沈清听到了寒风呼啸声。

  这夜、大家没少喝,多多少少有些上头了。

  此时、姓宋的找到沈南风哪里,只怕是让他脑子疼。

  寻来地址,沈清拍了拍刘飞的后座让他掉头前往医院。

  “不会是程仲然让人给断的吧?”章宜有些惊悚开口问道。

  “去看看就知道了,”沈清答,面色微寒。

  “在我的场子里闹事儿,没眼见力。”

  前座,刘飞听闻章宜和沈清的话语不自觉的紧了紧手中方向盘,背脊也僵了僵。

  驱车前往医院时,沈南风已经到了,正在大厅等她。

  “毕竟是合作商,人家打电话来语气还算好,上去看看再说,”宴会场上得体的西装领带已经不知被扔到了哪里。步行上了楼,人还在手术室没出来,反倒是宋总与太太坐在长椅上,全程沈清未言语,听闻沈南风与人交涉,男人态度还算好,不过宋太太一看就是个疼儿子的主儿,每一句话出口可都是及其难听的。

  前面,沈清尚且还能入耳,后面,听得她脑子嗡嗡。

  轻咳了声,三人视线落在她身上,只听她擒着一副万年寒嗓开腔;“宋太太,你儿子在宴会场上撩骚人家女朋友,被断了腿不说他该,但最起码也该负点教训吧?看在我们有合作的份儿上我才来的,不然,今儿这地儿我可不会踏进一步,您搁这儿骂骂咧咧的不管用啊!有本事您上程长官面前骂咧去?你儿子撩的可是程仲然他对象。”沈清这嘴,毒啊!

  反正不管这事儿是不是程仲然干的,这锅他背定了。

  当着人家父母的面就甩他身上了。

  除了程仲然还能有谁干这事儿?

  傅易寒?别逗了,傅冉颜浪了这么多年他都没管,这回就善心发现管管了?不见得。

  宋先生听闻程仲然的名字,整个人面色都不大好看了,望着沈清的面容多了几分青郁,良久之后才放下身段道;“这事儿,还请沈董帮忙做个中间人,往后的我们的合作有待商量。”

  这个有待商量代表的是什么,身为商场上的人基本都懂。

  沈清闻言,面色稍稍为难;“程仲然敢在我的场子里对人下手,只怕是也不会卖我的面子,宋先生您还是亲自去跟他说吧!”对方为难,面上表情极其难看。

  而一侧跟随上来的章宜恰好听闻沈清跟宋先生的这段对话,不由的嘴角抽搐。

  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一脚将程仲然踩到坏人的位置里就罢了,还不忘借着程仲然的名气压榨压榨眼前男人。

  真是高。

  佩服的五体投地。

  “来年的合同我自让三层,沈董看如何?”男人直奔主题,甩出利益。

  一侧、不仅是章宜嘴角抽搐了,沈南风也抽抽。

  沈清简直就是千年狐狸,乘火打劫的把戏玩的贼溜。后者沉吟了会儿,依旧是万分为难开腔道;“我试试。”

  “多谢沈董,”男人后背一层冷汗,谁不知晓京城军队四少,程仲然排老二,这要是得罪下去,只怕他往后的日子不好过,损一时利益换的安稳,值了。

  沈清客套寒暄了几句离开了医院,沈南风与章宜跟随,一进电梯,章宜不由的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阴了程仲然还能赚钱,你说你怎么这么精呢?”章宜圆溜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沈清笑,伸手拢了拢身上的长款羽绒服;“在带你去看出戏?”章宜眉头微挑,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不会是要算计程仲然吧?”

  “嗯哼,”某人应道。

  她想了想,在想了想,觉得可行,反正明日年假开始,有乐子不找是傻子。

  “要壮胆儿的吗?”一侧,沈南风开口询问。“不用,”后者拒绝,女人的战场带上男人就没意思了。这夜、沈清下楼,并未杀到程仲然那方,反而是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将阴嗖嗖的视线落在刘飞身上,吓得后者尽是颤栗。

  “太、、、、太太?”瞅瞅,好歹他也是个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军人,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吓结巴了。沈清未言语,只是道出地点让开车。

  刘飞闻言,将司机的职责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夜、程仲然在沈氏集团年会场上断人腿,身为主人翁的沈清连夜找人算账来了。

  此时、首都某公寓楼里,二人坐在沙发上,四目相对,皆是悠悠然。

  “都说当兵的为民服务,程长官就是这么为民服务的?”

  男人冷嗤一声尽是不屑,开腔道;“当然是为民服务了,不过是服务方式不同而已,沈董能理解?”“不大能,”沈清斜靠在沙发上瞅着程仲然,与之打起了太极。“想睡我女人,我的服务便是废了他,若不是看在是沈董的面子上,估摸着不是废条腿这么简单了。”

  傅冉颜成天想绿他,他能忍,但别的男人找上门来想绿他,绝对是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两个收拾一双。

  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他头上动土。“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给我个面子啊?”沈清悠悠问道。

  “不必、毕竟大家都是熟人。”“我可是为了程长官这事儿花了不少钱去打圆场,程长官就不准备表示表示?”

  男人闻言,微眯了眼,望着沈清跟望着神经病似的。

  “报销?”他问?

  沈清笑,直接伸出一只手,意思简单明了。

  程长官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异常难看,凉飕飕的望着沈清许久才道出一句;“你土匪啊?”

  “商场上的这些事儿解决起来可是很复杂的,你以为跟你们部队一样,互看不爽抽一顿就行了?程长官断的是人家的腿,我可花的是钱,我跟宋先生本就是商场有合作,万一回头他儿子腿脚有什么后遗症风湿骨痛什么的人家还会时不时来找我的,程长官,这个数,还算低的了,我还没给你算后续处理费用了?”“……。”程仲然此时心里可谓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望着沈清的目光跟要吃了她似的。

  “我可是看在我俩是熟人的份上免了后续一切费用,程长官,你也不缺这个钱对吧?”“你专程跑来就是问我要钱来了?”

  “不然呢?”这话是章宜问的,坐在边儿上许久的人可算是开腔了;“找你谈情说爱?”“回头在来让陆景行断了你的腿?”“……”程仲然算是看出来了,沈清这是讹上他了。

  断个腿,五百万。

  她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屋内、傅冉颜趴在门口看着客厅状况,竖着耳朵听着屋子里的三人你来我往,眼睁睁的瞅着沈清讹程仲然。“我倒是谢谢沈董费尽心思帮我处理后续了,”男人凉飕飕开腔,阴沉的目光落在沈清与章宜二人身上。

  偏偏这二人就是打着不要脸来的,完全不将程仲然放在眼里。

  傅冉颜静静听了会儿,程仲然又道了句;“需要我给陆景行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回去?”

  话语才落地,哐当一声,房门被拉开,傅冉颜一身礼服还未换下,从屋子里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张银行卡甩在章宜身上;“去转。”

  不仅如此,还顺带爆出了密码。

  戏份转的有点快,一屋子人都没反应过来。“……。”

  “……。”客厅三人一阵无语。

  直至静默数秒程仲然哗啦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望着傅冉颜没好气到;“你缺心眼儿啊?把老子给你的银行卡给别人?”“你断人家腿你还有理了?”傅冉颜吼回去。“你成天想绿了老子这事儿还没跟你算呢!在逼叨试试。”

  沈清与章宜二人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着傅冉颜虐程仲然。

  那滋味,甭提多酸爽。

  静坐了会儿,而后二人相视一眼,非常有默契的起身起来。

  拿了钱就走,多干脆利落啊。

  任由屋子里二人吵翻天。

  不过半小时的功夫,整跟傅冉颜大战的男人手机短信进来。

  瞅着里面被划走的钱,嘴角抽抽。

  气的他心肝脾肺肾都疼。

  他莫不是脑子有病,既然找了个缺心眼儿的傻子。

  沈清真将卡里钱划走了,五百万,不多不少,哦、不对、手续费是他的。

  在首都这个地方,只要你有足够的地位,无论你何时想办银行业务,都能找到人上门为你服务。

  这夜、陆景行从国宴中离开,徐涵将手机递过来,且一脸坏笑。

  “老大、程仲然打电话过来说让你赔钱。”“什么钱?”男人跨步向前,连询问的语气都带着些许公事公办。

  “他说、太太在他那儿讹了五百万,还把账单发过来了,”徐涵说着,递上证据。

  闻言,男人眉目轻压,伸手接过徐涵递过来的手机,而后顺手一个电话打了过去,那侧,程仲然被傅冉颜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正准备深入教训她。

  接到陆景行电话,停了动作。

  陆景行还未开口询问,程仲然气急败坏的话语直接溢出来了;“陆景行,你简直就是娶了个女土匪。”

  而后、在程仲然暴躁的语气中,陆先生知道自家爱人干了什么缺德事儿了。

  傅冉颜参加宴会跟一二代撩骚,而后被程仲然给断了腿,沈清善后,完事儿还讹了人家五百万。

  陆景行想了想,老婆好像不吃亏。

  “我没钱,”陆先生果断开口拒绝。

  “你没钱?”这话、莫说程仲然不信了,就连边儿上的徐涵跟余桓都不忘翻了翻白眼。

  “恩、我没钱,我钱都在我老婆手里,”万一要是让沈清知道,她前脚辛辛苦苦坑来的钱后脚被他给贴出去了,不得嫌弃死他?

  这钱、不能给。

  有也不能给。

  “你家又是矿又是石油的你还没钱?”程仲然那个气的。“都在我老婆名下,”某人再度开腔。

  险些将人给其的吐血。

  而后啪嗒一声,挂了手机,在聊下去会被气死。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土匪头子娶了个女土匪。

  晚间,程仲然被沈清讹了五百万的事儿在部队传开了,就连向来不喜言语的俞思齐都不免轻啐了两句。

  万般嫌弃某人。

  晚间,陆景行回家,沈清正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小家伙躺在床上谁的憨甜。

  男人进屋,看了眼擦着头发的爱人,转身前去床边吻了吻儿子额头,半靠在床头摸着小家伙的脑袋温软开口道;“今天讹了程仲然?”对子镜子擦头的人微微转身,望向靠在床边的男人,笑道;“跟你说了?”“恩、”男人点点头。

  宽厚的大掌落在自家儿子脸庞。

  “欠不过,在我的场子里闹事儿,收拾就收拾,不能去远点儿?”这话、沈清可谓说的万般嫌弃。

  陆先生闻言,轻声失笑,低低沉沉的异常好听;“确实是欠。”“他要让你还钱你让他滚。”“好,”听老婆的,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下次记得多讹点,他不差钱,”陆先生开口叮嘱。

  有那么一种讹少了的味道。

  沈清侧眸望向陆景行,微微诧异,后者起身,迈步过来接过她手中毛巾摸了摸她湿漉漉的头发;“去把头发吹干。”“快点,”陆景行轻声言语,鲜少有如此的时候。

  除非……罢了,不能像。

  这日,沈清从浴室吹完头发出来,便被人抱了个满怀,压着人一顿狂吻,许是晚间应酬喝了些红酒,沈清都能闻出阵阵酒香。

  “今晚得尽兴,”男人说着,手上动作不减。

  沈清纳闷儿,望向他,只听陆先生再度开腔道;“明日要出访他国。”“需要我提醒你新年还有几天吗?”说到此,便想起了西北的那个新年。“知道,”陆先生低头吻了吻她唇角,话语温温。

  “年前能回来,”男人蹭着她的鼻尖缓缓言语。

  继而道;“七号带着宝宝回江城,我七号晚上到江城接你陪父亲提前吃顿年夜饭,八号我们在首都过年,恩?”“六号回去吧!”沈清说。

  “依你、”陆先生将人往沙发上带。“你……。”“乖、不说了、先做。”一室温软,许是因小家伙这日在卧室,二人动作都及其轻柔。

------题外话------

  征求意见来啊!如果有番外,都想看谁的?

  评论区留言即可,以潇湘留言板为准,被的地方作者翻不到、、、、、、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zongtongmouqi_hunbuyoun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九朝元老一世兵王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嫂医神密探与校花学霸富二代的全新人生贵女当家黄金山林全能废柴:邪妃七小姐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百度统计--------> <------!百度推送--------> <------!360推送-------->